又一趟慢火车今日登上人民日报和央视新闻微信
国内新闻
澳门美高梅娱乐官网_美高梅娱乐场官网_美高梅官网
admin
2018-11-07 02:41

  10月19日一早,45岁的马杰扒拉完碗底的荞面条,套上雨靴,带上十几只箩筐,开上两年前买的微型面包车,朝自家苹果园驶去。

  门前、屋后、路旁,到处都是苹果树,一株挨着一株,一片连着一片,此起彼伏,望不到尽头。正值苹果成熟时节,红彤彤的果实将树枝缀弯了腰,果香四溢,沁人心脾。

  沿着逼仄的土路行驶几分钟后,马杰到了自家的园子。10亩土地上全部栽种着苹果树,这在小龙洞村算得上数一数二的苹果大户。小龙洞村毗邻内六铁路的昭通南站,是云南昭通小龙洞乡所辖的一个回民村寨,全村2800多户村民家家种植苹果,依靠1万4千亩土地上结出的果实为生。

  小龙洞种植苹果的历史可以追溯到30多年前。高寒山区特殊的地理位置,昼夜温差明显、紫外线光照强等特点,造就了苹果脆甜多汁的口感。多年来由于交通闭塞,限制了苹果的产量和销量,仅靠果贩上门收购,最多也只能卖2毛钱1斤,果农的积极性不高,大多前往外地务工。

  2002年,内六铁路通车,一列列火车呼啸着驶过昭通南站却不停车,果农只能望车兴叹。直至2011年,贵阳客运段担当的5645/8、5647/6次慢火车开进了昭通站,昭通南站才有了唯一停靠的旅客列车。

  列车长李忠在“慢火车”上工作已有20个年头,他经历过这趟“慢火车”的改线、延伸,行程由近至远等过程,看到了“慢火车”为沿途村寨带来的喜人变化。“这趟车经过的站点多为彝族、回族老百姓聚居地,很多人从听不懂汉语到会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李忠觉得这得益于“慢火车”的开行。

  每年的9至12月,是昭通苹果收获的季节,也是果农将一年辛苦劳作产物“变现”的黄金季节。他们铆足了劲,每天清晨娴熟地采摘、分拣、装箱,用微型面包车或拖拉机拖到昭通南站,搬上10时43分准时到达的5647次“慢火车”上,跟车到贵州草海或六盘水等地贩卖,当晚又乘坐5648次列车回家。

  戴着头巾的回族妇女董丽萍,挑着150斤苹果刚上车不久,就有旅客买走了几斤。在听到列车广播为昭通果农推介苹果的宣传后,来自浙江的李先生一口气买走了董丽萍30斤苹果。“多年没坐过见站就停的慢车了,车上竟然有这么多时鲜的苹果。尝了一口,味道不错,多买了些,多少能减轻些果农的负担。”董丽萍一家四口依靠“慢火车”的苹果生意,先后置办起一辆微型面包车和一辆小轿车,还在昭通市区买了房子,孩子就在市里上小学。

  马杰的大儿子今年刚考上大学,是全村第27名大学生,就读的农业种植专业令马杰很骄傲,他希望“农活第一好把式”的美誉一直在自家沿续下去。小女儿在草海读职校,每个周末乘“慢火车”回家,周日上午再返校上自习。草海有四所职校由国家扶持,减免学费和生活费,吸引了很多相邻村寨的学生就读。每逢周末,乘“慢火车”回家的学生就有2000多名。

  马杰感到日子过得越来越有盼头。小院里的三座房子,是这个回族家族不同年代修建的。左边一座土坯平房是上个世纪70年代的老屋;中间的小二层砖房外墙有些斑驳,是本世纪初建成的。右侧那栋高门脸、大窗户,外墙贴着磁砖的三层楼是上前年才建的。房子建成那天,马杰买回3只肥羊,在院里烤上,请来百十来号亲友分享庆祝。

  为确保苹果顺利运输,集团公司在每年的苹果收获季都要专门加挂一辆行李车。“纸箱装的苹果是运到较远的六盘水站售卖的,全部上行李车。箩筐挑着的体量较小,大多到草海站,可以从各个车厢门上车。”李忠跟车站工作人员早就做好了预案。

  马杰搬上行李车的纸箱有25件,每件的重量在40斤左右,除去20.5元的车票钱和50元的运费,以及在六盘水租赁库房的费用,他这一趟的收入有3000余元,今年的苹果总收入估摸在10万元左右。

  虎恩在是村里的小户果农,三个女儿均已成家在外工作。他与老伴伺弄着2亩地,算是挣点零花钱。与其他果农不同,他总是隔三差五才会去草海卖一趟苹果。上了车,总是很大方地招呼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吃果子,听听近期发生的新鲜事。

  列车长向小波才调入“慢火车”工作不久,第一次经历运苹果的盛况。每一次,虎恩在都会笑吟吟地跟向小波拉拉家常,聊聊苹果品种“片红”与“条红”的区别,霜降后苹果呈现“菠萝心”的识别技巧。在虎恩在的指点下,向小波常帮助旅客在火车上挑选到味道更好的苹果。他还把大户果农的信息一一登记,提供给沿途有收购需求的收购商。1个多月来,通过他牵线家,他们把车直接开进小龙洞的果园,以每斤1.8元的价格收购苹果,帮着大户果农分销了不少。

  “慢火车”上的职工比较辛苦,用餐只能提前向有供餐条件的定点车站预订,饭点并不准时。等作业完毕刚端上饭碗吃不上几口,列车又到站了,吃下的饭菜往往都是凉的。再经过海拔不断升高、气温悬殊的“洗礼”,慢火车上的职工大多都患有胃病和老寒腿的毛病。

  此外,在昭通南站这个五等小站上,每天只有2名职工值守,除了接发“慢火车”作业时短暂的喧嚣外,这个车站更多的时候只有沉寂和孤独。职工吃的水是山上引的,大米、肉类、蔬菜及副食品全靠列车从外面带。周末乘坐“慢火车”往返六盘水的家需要11个小时,在家休息的时间几乎所剩无几。

  铁路客运职工的奉献令他们在面对家庭生活时力不从心。父母年纪大了,需要照顾时缺位,孩子开家长会,缺席最多的是他们,对家人充满愧疚是铁路人共同的特点。对长期坐车的村民,站车工作人员对他们的情况基本都能如数家珍。村民喜欢用“鱼水情深”这样的话来形容他们跟铁路职工的关系。

  “慢火车”晃晃悠悠地在云雾缭绕的山腰上行驶,一抹阳光洒进车厢,“希望村民越来越富有,我会为了他们一直坚守下去!”李忠的话掷地有声。

  来源:中央电视台西南铁道报贵阳客运段六盘水车务段 作者:许毅陆莹陈方燕胡威许毅夏远利 编辑:铁牛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澳门美高梅娱乐官网_美高梅娱乐场官网_美高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