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女子家中遇害后遭焚 警方揪出分身有术凶手
即墨新闻
澳门美高梅娱乐官网_美高梅娱乐场官网_美高梅官网
admin
2018-11-03 15:26

  在消防官兵和公安民警进入屋里扑救之后,随着浓烟的散去,一场在火灾隐藏下的命案显现出来——37岁的女主人被害后又遭凶手纵火。张斌曾经和李念平一起返回家中,起火前他又独自离开家里,而家里没有任何被撬动的痕迹。

  在消防官兵和公安民警进入屋里扑救之后,随着浓烟的散去,一场在火灾隐藏下的命案显现出来——37岁的女主人被害后又遭凶手纵火。随着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李沧公安分局组成的专案组调查的深入,死者的丈夫引起警方注意——面对妻子死讯,他反应平淡。更为重要的是,有目击者指认他在起火前曾经出现家中,但是经过调查,疑点重重的他,却又确实有不在场的证明。难道凶手会“分身术”?经过专案组的走访排查,夫妻之间的秘密逐渐被揭开,而真凶,也终于浮出水面……

  2008年6月24日下午2时30分许,家住李沧区北山二路某小区的居民王海芹像往常一样哄着外孙女贝贝午睡。

  6月下旬,本来是青岛比较凉快的时候,但2008年的这一天,却有一些格外的燥热。整整一个小时,贝贝都显得很不安,睡不踏实,头上也总是有汗。为了能让贝贝睡个好觉,王海芹便打开了北向厨房和南向客厅的窗户,让空气流通起来。不知不觉中,贝贝就睡着了,而王海芹就靠在贝贝旁边也开始打起盹来。突然,一阵烧煳的味道传到了王海芹的鼻子里,她猛地一惊,难道是中午做完饭后忘记关火了?她赶紧从床上弹起,跑到厨房里检查。

  在厨房,这种类似烧煳了的味道更加明显。经仔细检查,王海芹完全没有发现任何烧煳东西的痕迹,可这种味道从哪而来呢?王海芹探出头向厨房窗外张望,突然发现,她邻居家的门缝中,正透着一丝丝浓烟,而烧煳的味道正是从他家而来。

  匆忙中,王海芹赶紧到了门外敲邻居家的门,一边敲门一边喊着“着火了”,喊了几声以后,楼上楼下的邻居几乎都出来张望,可只有起火的邻居家一直没有人出来。楼里的邻居急忙拨打了火警电话。由于担心有人员被困,王海芹还拨打了110报警电话。接到报警后,李沧公安分局李村派出所民警同消防队员几乎同时赶到现场处置,并同其亲戚取得联系拿到家里的钥匙。

  消防队员进门以后发现,着火情况并不算十分严重,客厅里浓烟滚滚,但没有任何着火点,而虚掩着的南卧室门内正在持续不断地向外冒着浓烟。消防队员立刻进入南卧室,在卧室中间放着几床被褥,而浓烟正是点着了的被褥所引起的。起火点并不大,损失也并不严重。就在灭火后,浓烟散去,消防队员在床头的位置发现了一具女尸!一同前来的李村派出所民警立刻保护并封锁了现场,同时将这一情况向上级报告。接报后,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李沧公安分局调配大量警力赶赴现场,迅速成立了“6·24”专案组。

  着火的室内还有一具女尸,这显然并不是单纯的巧合,警方分析,这起案件具备杀人后焚尸案件的特点。经过专案组调查发现,死者颈部还有一处外伤,经过法医的检验和确认,死者属于被勒颈至昏迷窒息后,被锐器切割颈部致颈动脉、静脉断裂死亡。根据现场情况,专案组立刻部署开展了工作。警方以现场为中心,辐射周边地区,开展了广泛的调查访问工作,了解被害人及其家属的社会矛盾情况。同时,对现场进行细致勘查,提取现场遗留物。另外,调取小区及周边道路视频监控,查看是否有可疑人员曾经出入过被害人家中。

  民警通过死者丈夫张斌、女儿张萌的回忆得知,被害人李念平,时年37岁 ,在家附近的一个连锁超市当收银员,跟同事关系良好,也从来都没有跟任何人结下过任何仇怨。

  经过对现场财物进行统计,警方发现,李念平的钱包和一直佩戴在脖子上的一条黄金项链下落不明,而当日其女儿张萌遗落在家里的黑色诺基亚手机也不翼而飞了。经过民警现场勘查发现,除了以上物品遗失外,家中其他值钱的物品并没有丢失 ,也没有被翻动过的迹象,而最重要的是,家里的门锁完好无损。

  如果是凶手入室抢劫,那么凶手同李念平应该不认识,这样一个陌生人进入室内,李念平也应该有所警觉。最重要的是,家里的门窗紧闭,根本没有被撬动过的痕迹,很有可能是熟人作案,是一个她很亲近的人。专案组民警经过大量的分析以后,首先将注意力放在了同李念平关系较为密切的人身上。

  在警方走访过程中,住在4楼的邻居陈强向民警反映了这样一个细节:事发当日下午2时50分许,陈强正在帮助妻子在窗外晾晒床单,正好看见李念平同其丈夫张斌在楼下有说有笑地拐进了小区门。而就在起火以前没多久,陈强再次向窗外张望时,发现张斌腋下夹着一皮包形色匆匆地离开了小区。

  张斌曾经和李念平一起返回家中,起火前他又独自离开家里,而家里没有任何被撬动的痕迹。警方经过对所收集到的这些线索分析,看上去张斌具备了杀妻的可能性。而现场的一个细节引起了民警的注意,面对李念平的死亡,女儿的情绪起伏非常大,而李念平的丈夫张斌则显得非常淡定。

  极大的疑惑充斥着民警的内心,这个张斌很可疑,但民警也并不敢妄下结论。张斌如果是凶手,他淡定的反应很容易被民警注意,而装作悲痛万分反而显得更合乎情理。可如果张斌不是凶手,为何自己的妻子家中被害,张斌竟然一丝难过的感觉都没有?

  张斌到底是不是凶手?他和被害人李念平的夫妻关系到底怎么样?张斌到底有没有作案时间和动机?专案组民警秉着“大胆怀疑,小心求证”的办案态度,不露声色地将张斌作为重点调查对象开展工作。

  为了解决这些疑问,专案组民警针对该小区、主要是这一单元的居民进行了走访。调查发现,张斌,38岁,是一个出租车司机,他和李念平经人介绍认识并结婚,有一个15岁的女儿。两个人脾气都比较大,又没有共同语言,家里时常争吵 ,两人生气时还经常摔东西。两个人感情不好,是邻里皆知的事情。可由于女儿还小,二人并没有离婚,一直将就着生活。另外,还有知情者提供,张斌和李念平二人夫妻关系名存实亡,在外均有关系密切的异性朋友,两人也经常在外过夜,但为了照顾女儿,二人一直错开时间,确保有一人在家陪伴女儿。

  就在同时,围绕张斌开展全面调查的一部分专案组民警获取了一个重要的信息,6月24日下午2时40分,张斌在李村接了个去火车站的客人,由于路途遥远 ,张斌在路上跑了近50分钟,而火车站车多人多,在火车站附近还堵了半个多小时。也就是说,在李念平遇害时,张斌在火车站附近,根本没有作案时间,而在当天下午2时50分,同李念平回家的人、起火前腋下夹带一皮包的男子也不可能是张斌!

  张斌会“分身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陪同李念平一起回家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陈强会将这个人看成张斌?难道是身高、体态很相似的两个人?专案组民警大胆假设的第一个可能性就这样被推翻了,丈夫并不是杀害妻子的真凶,凶手另有其人。眼看着现有的线索被中断,专案组综合所有情况进一步分析认为,目击者陈强看到的可能存在一些视觉上的差异,与被害人共同返家的人很可能是一个与张斌体貌特征相像的男子,而此人同李念平关系也非同一般。

  可是,要想寻找一个同张斌体貌特征较为相近的男子无异于大海捞针。张斌1.75米的个头,中等身材,留平头,放在人堆里完全不显眼。而再同陈强了解细节时,陈强表示他并没有真正看清这名男子的样貌,“只是看着身形是张斌”。从这个特点入手显然会耗费很多的警力,也并不能得到有价值的线索。可如果从同被害人李念平的亲密关系上入手,很有可能找到一个可疑对象。

  专案民警立刻进行大量摸排工作,走访李念平所在的连锁超市,在向其同事进行了解时,警方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事实:李念平所在的这个超市距离住处并不远,而家住超市所在楼上的一名男子经常来超市内购买食品和生活用品,只要李念平当班时,他便经常同李念平打情骂俏,时常动手动脚,同事们都怀疑李念平和这名男子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随即,专案组组织力量对这名男子进行深入调查。结果显示:这名男子名叫吕涛,37岁,无业,身高1.76米,体重75公斤,留平头。6月25日下午5时,民警获取这个线索后,整个专案组为之一振,隐隐觉得,只要找到吕涛,就离破案不远了。

  6月25日下午5时15分,专案组调查发现,吕涛一家三口住在北山一路某小区。当晚7时许,吕涛带着妻子和孩子缓慢从外面进入小区,并朝着家的方向走去。民警立刻跟上前 ,在其刚踏入家门的一刻敲门。

  对于民警登门了解情况,吕涛显得格外紧张。他双手握拳,眉头紧皱,不一会功夫,额头上和手心里都是汗水。

  “6月24日下午3点,你人在哪?”“我……我应该是在家里待着,我没有工作,也没地方去。”面对民警的提问,吕涛一直低着头支支吾吾地作答。“当时家里有人吗?你怎么证明你在家里待着?”民警继续发问。“我……我……可能……我可能没待家……没待家里,我……是……去找朋友出去喝酒了。”为了证明“所言非虚”,吕涛特意抬起了头,看了一眼民警。“能打个电话证实一下吗?”民警连续发问。“我……我是跟我一个……姓李的伙计,不是不是,是……老张,嗯……不对,昨天……下午的事我也记不清了……”

  吕涛根本无法对6月24日下午案发时的活动情况做出相对合理的解释,甚至在面对民警的问题时,他表现得支支吾吾,好像隐藏了一个惊天秘密。于是,专案组民警将其带回李村派出所审查,并对其住处进行搜查。

  起初,在搜查过程中,并没有发现任何疑点。而当民警搜查厨房时,在洗菜盆里竟然发现了一部黑色诺基亚手机。这部手机的颜色、型号同被害人李念平的女儿张萌丢失的那部手机完全一致!经过张萌的指认和信息分析证实,在吕涛家中洗菜盆内的黑色诺基亚手机正是张萌的手机!

  此时,吕涛的嫌疑已经凸显出来。而到案后的吕涛虽然故作镇定,但仍然极力搪塞其24日下午的活动情况,最终在审讯民警的步步追问下,最终交代了其因情变杀死李念平并纵火焚尸的犯罪过程。

  截至案发,吕涛同李念平之间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已经持续了一年多。2007年5月,在北山一路一家连锁超市干临时收银员的李念平风韵犹存,在工作时她认识了经常来超市购买食材和生活用品的吕涛。起初,吕涛只是在结账时同李念平闲聊几句,可时间长了,两人也经常私下里见面。而当时,李念平同丈夫张斌也经常吵架、冷战,张斌也在外面有了情人,经常不回家。

  看着眼前这个经常陪自己聊天的吕涛,李念平竟然产生了一丝情动,37岁的她开始依赖起这个给予自己慰藉的男人。而吕涛并没有李念平想象的这么简单,吕涛长期保持婚外情人,过一段时间就换一个,只是这一次他盯上了李念平。

  而从2008年3月开始 ,吕涛逐渐地减少了同李念平之间的联系,从刚认识时每天至少5次的电线天一次。李念平逐渐察觉到吕涛对她的冷淡,但她不甘心,仍然锲而不舍地找吕涛。终于在当年3月底,李念平在吕涛家附近等他时,发现他正搂着一个女人去住旅店,而此人也并不是吕涛的妻子。得知吕涛另结新欢的事实以后,李念平心里非常难过,但她并没有想同吕涛彻底断绝关系,就偶尔给吕涛打个电话,见个面保持联系。她认为,总有一天,吕涛还是会再来找她。6月24日下午2时30分许,下班回家路上的李念平遇到了独自一人的吕涛,便邀请他一同回家坐坐。之后,吕涛便向李念平提出想要结束二人不正当关系的要求。李念平的情绪非常激动,大为恼怒,破口大骂,并威胁吕涛,如果不同她维持男女关系,她就将吕涛的丑事翻出来,全部告诉他的妻子。

  吕涛虽然婚外一直保持有情人的状态,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同妻子离婚或者放弃家庭,外面的人他只是玩玩而已。听到李念平这么一说,吕涛突然就感到一丝害怕,争吵的声音也弱了下来:“你别激动,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李念平发现她抓住了吕涛的软肋,便开始得意起来:“我没想破坏你的家庭,只要咱们还是情人,你的丑事我绝不会让你老婆知道 ,但如果你抛弃了我另结新欢 ,那就别怪我无情,到时候你老婆跟你离婚也是你自找的!”

  生性倔强的吕涛哪里能受得了这种威胁,眼看着自己有了把柄在这个女人手上,他这辈子只能被她绑住了他就心有不甘。同时,李念平的存在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哪天没有伺候好就很可能在老婆那里爆炸。“可如果世界上没有李念平,我在外面找情人,老婆也不会发现,也没有人可以再威胁我。”由于害怕事情的败露,吕涛最终还是起了杀人歹念。

  面对趾高气昂的李念平,吕涛再也不想忍受,同李念平破口大骂起来。被激怒的李念平继续威胁吕涛将其丑事告诉他老婆,并准备出门去见吕涛的老婆。就在此时,担心李念平出去就不容易抓回来,一不做二不休,吕涛仗着比李念平高出一头的优势,用手猛掐李念平的脖颈,致使李念平昏迷,发现李念平尚有气息,吕涛随后从厨房拿出了一把刀割了她的喉咙,直至将她彻底杀死。随后,为了掩人耳目,造成抢劫的假象,他盗取了李念平的黄金项链、500多元现金和桌子上摆放的一部黑色诺基亚手机,点燃了衣物、被褥焚尸灭迹,并逃离了现场。

  最终,等待吕涛的是法律的严惩。当时被逮捕的吕涛正等待着法院的开庭,而参加预审的民警吕黎在查看吕涛笔录和相关材料时发现,吕涛曾在1994年在少山路干个体服装生意,1994年年底在即墨服装批发市场继续做服装生意。由于吕黎的父亲在1994年时正是少山路服装市场的一名管理者,一次在聊家常时,吕黎无意中向父亲提起吕涛这个人。没想到,其父亲对吕涛仍然记忆犹新。

  “1994年8月1日,就在少山路服装大棚里曾经发生过一起杀人案,当时民警做调查的时候就找不到吕涛这个人!”父亲向吕黎回忆起了当时的这个细节。

  听到父亲如此一说,凭着自己的职业敏感,吕黎立刻有了警惕的心理:这个吕涛,会不会还牵涉其他案件呢?随后,吕黎调取了1994年8月1日的杀人案件材料,并将其同吕涛的相关材料相比对,他发现,当年案发现场提取的指纹和吕涛的指纹竟然完全一致!随即,吕黎立刻将这一情况向上级汇报,在民警的审问下,吕涛很快就招认了 1994年在少山路服装大棚杀害刘欣的犯罪事实。

  1994年8月1日,40多岁的刘欣正在少山路服装大棚,楼下则是其卖衣服的小店,楼上还做织毛衣的生意,勤快的刘欣整天就是楼上楼下跑。她的机织毛衣店非常受欢迎,不仅周边的邻居,就连市北的一些市民也经常赶过来让她机织毛衣。认识的、不认识的,每天出入她店的人非常多,人员构成也很复杂。当年8月1日中午,赶来领取机织毛衣的客人赵娜,刚到了刘欣家门口,发现屋门虚掩着,喊了两声没人开门,她便开门走了进去。可眼前的一幕吓了她一大跳:机织毛衣店的主人刘欣正躺在地上,遭人割喉,鲜血流了一地。赵娜尖叫着跑了出来,并立刻拨打了110报警电话。经过民警现场勘查和法医检查发现,机织毛衣店并没有财物损失,而被害人刘欣是被人勒颈至昏迷窒息后,又遭人用刀具等锐器切割颈部致死。

  因为经营着服装和机织毛衣店的生意,刘欣每天都会接触大量陌生人,社会关系极其复杂。当时民警首先从刘欣的社会关系入手,并对其店内购买毛衣的所有客人逐一排查,但是,由于过往人员太多,加上当时并没有多少监控设备,最终也是一无所获。而同时,刘欣被害当天中午,居民楼下面的门洞内,也有一群卖煤的人在此处卸煤,案发时,刘欣周边的人员情况更加复杂,这给民警的摸排带来了更大的困难。

  而另一方面,由于中午时间,服装大棚基本没有什么生意,很多店家都凑在一起吃饭然后打牌,根本没有注意到可疑人员出现,这些店家也没有给民警提供任何有效、能够破案的关键线索。

  同时,在民警调查少山路服装大棚时,对大棚内与刘欣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员都进行一一排查,可就在当天,在少山路服装大棚做生意的吕涛就突然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而作为服装大棚管理者的吕黎父亲,自然对这个人记忆犹新。但当时由于并不了解吕涛这个人,服装大棚的人压根没有把他当成凶手,只以为吕涛的离开只是刚好巧合在这一天。

  更为巧合的是,在这起案件中,被害人刘欣和其丈夫朱明的夫妻关系也并不好,但由于其丈夫朱明在案发时没有不在场证明,直到2008年也无法排除其嫌疑,但又无确切的证据能够指认,这个案件就成了悬案,一直未破。

澳门美高梅娱乐官网_美高梅娱乐场官网_美高梅官网